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八百七十五章?黑天魔

第八百七十五章?黑天魔

第八百七十五章?黑天魔

  “黑天魔…”

  周元眼神微凝的望著那立于韓淵身后的黑sè影子,從后者體內散發出來的那股令人心悸的殺戮氣息,即便是他,都是感覺到了陣陣的寒意。

  劍丸自周元的面前懸浮起來,劍光彌漫,化為一道鋒銳無匹的劍影。

  唰!

  下一瞬,劍影暴射而出,快若驚雷,直指韓淵而去。

  韓淵立于虛空,紋絲不動,而待得那劍影距離面門不過尺許距離時,黑sè的鐮刀猛的破空而出,狠狠的斬在劍影之上,頓時劍光碎裂,劍丸一晃,倒射而回。

  咻!

  劍丸倒射,而那黑天魔卻是憑空消失于原地。

  周元腳步在此時斜踏一步,身后有刺耳的破風聲傳來,鐮刀光影便是貼著他的身軀斬了下去,連虛空都被撕裂出一道痕跡。

  一刀落空,刀光再變,裹挾著殺戮之氣,劃起刁鉆無比的軌跡,直接對著周元脖子劃去。

  周元眉頭微皺,這黑天魔的速度快得驚人,也不知道究竟是個什么東西,不過面對著那撕裂而來的鐮刀刀光,他卻并不驚慌,五指陡然緊握,有著雪白的毫毛彌漫出來,覆蓋拳頭,宛如是拳套。

  鐺!

  他一拳轟出,與那鐮刀刀光碰撞在一起。

  虛空有著漣漪震蕩,碰撞的那一瞬,周元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有著一股暴虐的殺戮之氣自鐮刀上傳遞而來,想要沖進他的體內肆虐。

  吼!

  不過還不待那股暴虐殺戮氣息擴散,周元體內的鎮世天蛟氣便是呼嘯而出,將其迅速的撲滅。

  但這一番交手,讓得周元明白了這黑天魔的強橫,此物幾乎是擁有著韓淵的所有源氣強度,再加上那種與生俱來的暴虐殺戮,論起戰斗力的話,甚至是超出了韓淵本身。

  不過韓淵在召喚出這黑天魔后,自身的源氣則是出現了虧空,無法參戰,不然的話,現在的周元就會陷入以一敵二的困境中。

  唰!

  黑天魔身影宛如鬼魅,手中鐮刀化為無數刀光,如浪潮一般對著周元鋪天蓋地的斬殺而去。

  鐺!鐺!

  而在接下來的數息時間中,周元與那黑天魔閃電般的交鋒數十回合,每一次的硬碰,他的步伐都是會后退半步,這黑天魔的戰斗力之兇悍,竟是連他都是有點落入下風。

  也難怪韓淵會將此視為殺招。

  不過,雖說局勢看似有些落入下風,但周元的神sè卻是古井無波,黑天魔固然兇橫,但終歸是不可能擁有著與人類相同的戰斗意識與對局勢變幻間的把握。

  鐺!

  又是一次硬碰,但這一次,周元目光卻是一閃,步伐不僅未退,反而踏前一步,身影詭異的貼近了黑天魔,出現在了那鐮刀揮舞的一個細微盲區,同時他手掌一握,劍丸化為劍光出現在其手中。

  唰!

  周元身影出現在了數十步之外,而那道劍光,卻是直接洞穿了黑天魔胸膛。

  外界天地間,頓時響起諸多的嘩然聲,那韓淵費盡心機搞出來的黑天魔,就這樣被解決掉了嗎?

  不過一擊得手,周元眼中卻并沒有什么歡喜,反而是掠過一抹疑sè,因為他發現被他一劍洞穿的黑天魔,其氣勢依舊強橫,并沒有任何的減弱。

  半空中,韓淵淡淡的笑道:“周元閣主,你這劍丸之術的確是凌厲無匹,但可

惜的是,對我這黑天魔恐怕沒多大的效果。”

  周元眉頭也是在此時皺起,他緊緊的盯著那黑天魔,片刻后,忽然心頭一動,因為他發現,在那黑天魔渾身縈繞的龐大源氣波動之下,竟是隱隱的有著一絲神魂波動散發出來。

  “這黑天魔,竟是神魂為核心,驅使源氣?”

  周元眼中驚訝大盛,怪不得他先前的那一劍沒有太大的效果,因為這黑天魔的核心,乃是某種神魂或者說獸魂,而純粹的源氣攻擊對于神魂類,本就是有所削減。

  所以,如果沒有直接的摧毀其內在的神魂核心,不斷周元如何的進攻,它都是能夠迅速的恢復過來,長久下去,反而周元會被它生生的耗死。

  而想要摧毀神魂核心,就必須以神魂之力攻擊,但單純的神魂之力,卻又難以攻破其外表的那源氣防御。

  這就是黑天魔讓人感到棘手的地方。

  唰!

  不過就在周元心思轉動時,前方有著暴虐氣息如風暴般的卷來,黑天魔高大的身軀帶起yīn影籠罩周元,那黑sè鐮刀直接是裹挾著殺戮之氣,洞穿虛空,狠狠的對著周元瘋狂斬下。

  周元身影暴退。

  轟!轟!

  地面之上,被黑天魔的鐮刀撕裂出深深的痕跡,攻勢狂暴。

  吼!吼!

  而隨著攻勢越來越瘋狂,那黑天魔仰天尖嘯,天地間的源氣被其吞入嘴中,頓時身軀節節攀升,一時間攻勢更為可怕,不斷的斬向周元。

  于是場中的局面,周元看上去便是處于了絕對的下風。

  外界,那火閣處,左雅見到這一幕,頓時忍不住的譏笑起來,道:“還以為這周元多大的能耐呢,結果被韓淵逼得如此的狼狽…”

  朱煉則是搖搖頭,道:“是這位朱煉閣主隱藏得太深了,他這一手黑天魔,以往從未見他施展過,極為的棘手麻煩,莫說是周元,就算是呂霄師兄,恐怕都會被糾纏一會。”

  左雅撇撇嘴,道:“如果這周元真被韓淵阻在了這里,那可就真是有笑話看了。”

  風閣處,伊秋水,葉冰凌等人皆是神情凝重的望著廣場上的戰局,對于韓淵的這種隱藏,她們也是不得不感嘆,能夠成為四閣閣主的人,果然沒一個是簡單的。

  不過雖說眼下周元似乎是處于下風,但兩女卻并沒有顯露出太多的擔心之sè,因為對于周元,她們同樣是有著信心。

  她們可不信,周元真的會被韓淵阻攔在這里。

  …

  轟!

  黑鐮斬下,一道深深的裂痕蔓延而開,煙塵彌漫。

  周元的腳掌搽著地面倒射而退。

  咻!

  然而黑天魔速度更快,直接是出現在了他的身后,那鐮刀光影直接撕裂虛空,狠狠的對著周元腦袋斬下。

  周元的眼中,也是在此時有著鋒利之sè浮現,他手掌上,雪白毫毛涌出來,盡數迅速的化為漆黑之sè。

  鐺!

  他手掌直接對著刀鋒抓去,刀鋒與漆黑毫毛瘋狂的摩擦,發出了刺耳的吱吱聲。

  “哼!”虛空上,韓淵見狀,一聲冷哼,那鐮刀之上,彌漫著毒意,越是接觸得久,毒氣侵蝕得就越深。

  周元手臂上,黑sè的霧氣迅速的蔓延,不過他神sè平靜,袖袍在此時猛的一抖,一道璀璨劍光暴射而出,再度洞穿了黑天魔的身軀。

  “沒用的!”韓淵聲音淡漠。

  “周元,此次看來你要輸了。”

  周元為了這次的攻擊,硬生生的承受著毒氣的侵蝕,此時可見其手臂之內,有著黑sè氣息流淌,而毒氣一旦擴散,那么接下來周元體內將會自顧不暇,再無戰斗之力。

  “那可未必。”周元的聲音也是在此時響起。

  韓淵眉頭一皺,不過下一瞬,他忽的察覺到什么,猛然看向那洞穿黑天魔身軀那一抹劍光。

  此時,劍光漸漸的碎裂,只見得那劍光之內,竟是有著一道燈籠般的虛影若隱若現。

  而燈籠之內,有著熊熊火苗在燃燒。

  那是…

  “魂炎?!”韓淵面sè劇變。

  這周元竟是將魂炎隱藏于劍光之內,想要送入內部,摧毀黑天魔的神魂核心。

  “當真狡詐!”韓淵雙手迅速結印,只見得那黑天魔內部,忽有無邊的黑sè毒霧席卷而出,對著那魂炎所在涌去。

  “不過我早就知曉你擁有著化境神魂,憑你這化境初期的魂炎,想要毀了黑天魔核心,怕是還不夠!”

  韓淵眼神yīn沉,化境神魂能夠凝煉魂炎,他如何會不做一些準備。

  黑天魔內部隱匿的這些黑sè毒霧,足以抗衡一名化境初期的魂炎!

  周元同樣是察覺到那些席卷而來的黑sè毒霧,他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嘴中有著輕聲傳出:“魂燈術!”

   熊!

  就在他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那燈籠之內,忽有熊熊魂炎咆哮而出,宛如火蟒嘶嘯,直接是與那無邊的黑sè毒霧碰撞,魂炎升騰間,毒霧頃刻間被焚燒得干干凈凈。

  韓淵瞳孔猛的一縮,通體冰涼,他發現周元那魂炎之雄渾,遠超尋常的化境初期。

  魂炎火蟒閃電般的竄出,直接是纏繞在了黑天魔體內某處,無形火苗升騰間,那里盤踞的神魂核心頓時間煙消云散。

  啊!

  黑天魔發出尖嘯的聲音,身軀上黑霧瘋狂的涌出來,短短數息,便是化為一灘黑sè的灰燼。

  噗嗤!

  黑天魔被毀,與之相連的韓淵頓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下一刻他的身影急忙倒射而退。

  不過,他的身影剛剛退出數步,便是不得不停了下來,因為在其身后,一道劍影抵在了背心處,鋒銳的劍氣,在其后背處刺出了血點,有著鮮血滴落下來。

  那股鋒銳的寒氣,直透體內深處。

  廣場上,周元將手臂上的毒氣盡數的化解,然后甩了甩手掌,神sè平淡的盯著半空上的韓淵。

  此次的反擊,他自覺頗為的滿意,他僅僅只是動用了蕩魔劍丸術以及魂燈術,便是將韓淵的殺招擊潰,源氣消耗并不算大。

  半空中,韓淵神sè有些不甘,但最終還是頹然了下來,他沒想到自身隱藏這么久的殺招,在還沒有遇見呂霄之前,就已經折戟沉沙…

  這個風閣閣主,真的是不簡單。

  韓淵搽去嘴角的血跡,身形在那無數道目光注視下緩緩的落下,有些艱難的道:“周元閣主好手段,我輸了。”

  周元袖袍一揮,抵在韓淵背后的劍影消散而去,一枚劍丸對著周元射來,他張嘴吞下,然后方才抱拳一笑。

  “韓淵閣主,承讓了。”

  總閣主之爭,周元先下一局。

看網友對 第八百七十五章?黑天魔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元尊
三分彩是正规国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