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毀印

第七百三十五章 毀印

當圣元宮主那殘破的身軀出現在各方強者視野中時,所有人的眼中都是掠過了濃濃的懼sè,當然,他們所懼的并非是圣元宮主那猙獰的身軀,而是他頭頂與肩上所出現的兩朵燃燒著圣火的金蓮花…

那是雙蓮境!

當年蒼玄老祖橫壓整個蒼玄天時,便是處于這個境界!

誰都沒有想到,圣元宮主此時此刻,也是能夠抵達這個境界,雖說這有著諸多的外因,但誰都沒辦法否認此時的圣元宮主的恐怖。

而隨著圣元宮主踏入圣者雙蓮境,那來自于界壁之外的無數白雷,也是在此時漸漸的消散,那界壁縫隙中的金sè巨目,同樣是變得黯淡了許多。

顯然,圣族至強者傳遞力量而下,同樣也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已經無力繼續穿透界壁發動攻擊了。

蒼玄老祖此時終于能夠騰出手來,但他的眼神已是變得極其的凝重,雖然圣元宮主這雙蓮境虛得很,但就算是再虛的雙蓮境,那也終歸算是雙蓮…

“呵呵,這就是傳說中的圣者雙蓮境嗎?”

圣元宮主血肉模糊的臉龐上,有著陶醉之sè,他感受著體內那種龐大浩瀚的力量,雙目微閉。

對于這個層次的力量,他可謂是夢寐以求。

蒼玄老祖冷笑道:“你靠著圣族的力量,勉強暫時的提升到了雙蓮境,你就不怕無福消受嗎?”

圣元宮主曬然一笑,他如何不知,在承受了這種力量之后,將會帶來極大的后遺癥,此戰之后,他必然也會被重創,想要恢復實力,得花費不小的時間精力。

但那又如何?

只要能夠解決掉蒼玄老祖與夭夭,奪得蒼玄圣印,他就能夠成為天地之主,那時候,不僅能夠修復后遺癥,還能夠真正的踏入圣者境。

“蒼玄,你怕了嗎?”

圣元宮主頭頂之上,有著浩瀚源氣沖天而起,銀sè的源氣,遮天蔽日,而那些源氣之中,還帶著濃郁的金光,金光冒著金焱。

那種源氣,給人一種窒息般的威壓。

那是圣源氣。

法域強者,可將源氣與法域之力相融,于是衍變出了法域源氣。

而踏入圣者境,衍生圣火,源氣與圣火融合,則是化為了圣源氣。

那是一種比法域源氣更為精純與強大的力量。

在這種力量面前,任何圣者之下的人,都是螳臂擋車。

圣元宮主長嘯出聲,只見得那浩瀚的圣源氣滾滾而動,轉瞬間,便是在那高空之上化為了百顆巨大的光球。

每一顆,都是凝聚著毀滅之力。

這一瞬,天空上猶如是同時出現了上百顆的烈日。

“蒼玄,當年你以境界壓我,今日,也該換我了吧?”

圣元宮主意氣風發,袖袍一揮,那上百顆如烈日般的光球頓時呼嘯而下,直接對著蒼玄老祖與夭夭鎮壓而去。

望著那種圣源氣光球,青陽掌教他們這些法域強者,都是面sè難看,因為他們能夠感覺得出來,如果這些光球對著他們而來的話,恐怕他們一顆都接不下來。

由此可見,此時圣元宮主的實力,究竟是強到了什么程度。

蒼玄老祖望著這般攻勢,眉

頭也是皺起,如果是他當年,圣元宮主這種虛頭巴腦的雙蓮境,他根本不會太在意,但可惜的是,現在的他,只是一縷殘魂…

蒼玄老祖嘆息一聲,雙手合攏,閃電般的結出法印。

“大山河陣!”

暗青sè的圣源氣滔天涌動,直接是在那虛空之間,形成了一座座古老的山川河流,那其中,每一座山,每一條河,都是由浩瀚的圣源氣所化,足以鎮壓世間諸多法域。

轟轟!

在那無數道震動的目光中,萬丈烈日從天而降,與那連綿無盡的山河相撞,那一瞬間,天地仿佛是寂靜下來,但緊隨而來的,便是那難以形容的源氣大風暴…

黑淵上空的空間,盡數的崩塌。

一些余波波及到地面上,這片大地則是開始不斷的塌陷。

各方強者皆是紛紛退避,不敢被那余波波及。

但他們的目光,皆是死死的盯著雙方交鋒,他們知曉,局面到這一步,幾乎已是接近了尾聲,雙方所有手段都已傾盡。

誰能夠笑到最后,那就將會成為贏家。

轟隆隆!

雙方不斷的交鋒,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有感知敏銳的強者開始察覺到,蒼玄老祖周身散發出來的氣勢,在開始漸漸的減弱。

“師父終歸只是殘魂,力量不可能無窮無盡,這樣下去,恐怕不敵圣元!”洪崖老祖聲音低沉,但面龐上卻滿是無力,那種層次的爭斗,他們只要插足進去,頃刻間就會煙消云散。

青陽掌教聞言,也是只能輕嘆一聲,局面到了這一步,甚至連他都是再也插手不得了。

圣元宮主不斷的以圣源氣發動磅礴攻勢,他自然也是察覺到了蒼玄老祖的變化,當即嘴角也是泛起冷笑之意。

“唰!”

不過,在他試圖快速將蒼玄擊潰時,其面前的虛空忽然碎裂,一道倩影急射而出,筆尖揮舞,無數道古老源紋凝聚,化為一只萬丈光爪,狠狠的對著圣元拍下。

那是夭夭在出手。

“哼!”

圣元見狀,卻是一聲冷哼,只見得他那破碎的身軀內,鮮血噴薄間,竟是有著圣源氣席卷而出,化為一只染血巨掌,與那萬丈光爪硬憾。

咚!

虛空震蕩。

圣元的身軀急退數步,而夭夭的嬌軀,更是倒射而出,唇邊有著一絲血跡浮現出來。

“如今的我,已是圣者雙蓮境,你還想與我硬拼?”圣元宮主冷笑出聲,先前的對碰中,他終于是占據了絕對的上風。

“也罷,那蒼玄老鬼已是風中殘燭,自身難保了,那就先將你擒住!”

圣元宮主五指對著前方虛空一抓。

浩瀚的圣源氣席卷而出,一道道光束交織,形成了一張天羅地網,直接對著夭夭籠罩而去。

那圣源氣封閉了空間,即便是想要破空而去,都是難以做到。

遠處,蒼玄老祖見到這一幕,眼神微變,想要援手,但卻被圣元那浩瀚磅礴的攻勢壓制得無法出手,而且此時的他,也是感覺到一股虛弱之力開始出現。

他輕輕一嘆,有些黯然,他如今,終歸不再是當年那個橫壓天地的蒼玄老祖了。

一個依靠外力暫

時達到的雙蓮境,就能夠將他逼得如此的狼狽。

“老祖?”

周元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他也是感覺到了,老祖的意識似乎是開始變淡了。

聽到周元的聲音,蒼玄老祖苦笑一聲,道:“周元,老祖我怕是只能幫你們到這里了…”

周元也是沉默下來,今日的局面,實在是太過的跌宕起伏,誰也沒想到,圣元最終能夠屢屢得勢,難道真如他所說,他圣元擁有氣運嗎?

而且,現在的夭夭那邊很是危險,他也是心急如焚。

“周元,我的殘魂即將散去,你的身體你很快就能再度掌控…我殘魂散去時,還會殘留一些力量,應能給你一些保護,你趁機找尋機會,帶夭夭逃吧。”

蒼玄老祖的聲音,在此時越來越淡。

“呵呵,此次一別,就真是永別了,因為老祖我的手段,可算是用盡了…”

周元聽得心中難受,其實他知曉,如果此次沒有夭夭這個變故的話,就算圣元宮主最終得到了蒼玄圣印,那也會被遭到蒼玄老祖的暗手襲擊。

可眼下,為了保護夭夭,蒼玄老祖不得不提前將這隱藏的殘魂暴露。

如今,經過與圣族至強者的戰斗,蒼玄老祖的殘魂力量,也是消耗殆盡了。

“周元,希望,你們能順利吧…”

蒼玄老祖的聲音,最終消散了。

周元的身軀一僵,那眼神漸漸的變化,古老與滄桑退去,取而代之的是那年輕的銳氣。

“老祖,謝謝了。”他低聲喃喃道。

“哈哈哈哈…”

當蒼玄老祖的殘魂散去的那一刻,圣元宮主仰天大笑起來,他顯然是感覺到了。

“蒼玄啊蒼玄,你終歸是斗不過我的,這蒼玄圣印,也終歸會落在我的手中!”

圣元宮主這一次,看都未曾再看向周元,在失去了蒼玄老祖的殘魂后,一個周元,連螻蟻都不如。

他的所有注意力,都是轉向夭夭,只要再將她擒下,那么今日之事,就圓滿了。

“今日這場斗法,本座才是最后的贏家!”

圣元宮主大笑中,在那籠罩向夭夭的天羅地網之外,再度有著滔天的殺機涌動,一旦夭夭被困住,那么圣元宮主就將會展露獠牙。

虛空上的周元,面sèyīn沉的望著這一幕,他目光閃爍,旋即有著瘋狂之sè涌現出來。

他手掌一抓,運轉著蒼玄老祖殘余下來的力量,將那蒼玄圣印抓在了手中。

圣元宮主眼神一凝,目光終于是抬起,望向了他視為螻蟻的周元,漠然道:“小子,你若是此時將圣印主動交出,本座可讓你死得痛快一些。”

“你是想要圣印是吧?”

周元眼瞳赤紅,卻是森然一笑。

“那就給你吧!”

他猛然拍下,將蒼玄老祖留下的力量,狠狠的拍進蒼玄圣印之內。

嗡!

下一瞬,蒼玄圣印直接是在那無數道驚駭欲絕的目光中浮現出一道道裂痕,最終,轟然炸裂。

無數道圣印碎片,破空而出。

周元,竟是將蒼玄圣印給毀了!

看網友對 第七百三十五章 毀印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元尊
三分彩是正规国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