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六百七十三章 三壇桃夭釀

第六百七十三章 三壇桃夭釀

夜sè籠罩著蒼玄宗,然而整個宗內的氣氛,依舊顯得極為的熱騰,特別是圣源峰中,更是人聲鼎沸,罕見的喧嘩。

而其原因,自然便是因為白日周元所締造的傳奇。

所有人都很清楚的明白,周元此次的奪圣戰,究竟給圣源峰帶來了多大的榮耀,這毫不客氣的說,從今往后,這將會是每一代圣源峰弟子自豪的本錢。

以前的圣源峰,在蒼玄宗內猶如小透明一般,存在感極弱,可再往后,恐怕任誰都不敢再將其忽視,更何況,如今的周元,還取代了楚青,成為了蒼玄宗新任的圣子之首。

不管怎么說,圣源峰的崛起,周元擁有著無可置疑的功勞。

諸多弟子對此心知肚明,所以如今的周元,在這圣源峰中所擁有的聲望與地位,簡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甚至從某種角度而言,連身為代峰主的沈太淵,都是無法與之相比…

洞府。

在那洞府內蜿蜒的一條小溪旁邊,石亭內。

夭夭素手執著精巧的玉葫蘆,葫口傾斜,便是有著晶瑩剔透的酒釀傾灑下來,落進了石桌上的三個青瓷碗中。

放下玉葫蘆,夭夭端起青瓷碗,明眸看向面前的周元,唇角泛起一抹淡淡笑意:“說了只要你奪圣戰全勝,我便陪你喝酒…”

“恭喜你。”

周元也是端起青瓷碗,一時間微微有些晃神,因為他很清楚,為了走到這一步,這兩年中,他究竟付出了多少。

當初那個來到圣州大陸的少年,如今,也算是有些小小成就了。

“夭夭,這些年,謝謝你一直陪著我。”心中情緒流淌,周元望著眼前女孩那明麗得讓人心驚的臉頰,輕聲道。

“雖然當初蒼淵師父將你交給我,說是讓我照顧你,但這些年,其實我是知道的,明明是你在照顧我還差不多。”他有些自嘲的道。

這數年而來,如果不是夭夭的話,周元無法確定他是否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

夭夭明眸凝視著周元,道:“你不要妄自菲薄,如果靠外人相助就能夠成為蒼玄宗圣子之首的話,那你也太小看了蒼玄宗。”

她頓了頓,貝齒輕咬了咬紅唇,有些話卻是沒有說出口來。

因為在她看來,如果這些年不是有著周元相伴的話,她也無法想象她的世界會是何等的冰冷與冷漠。

她能夠感覺到,若沒有周元,她很可能早就徹底摒棄了所有的情感,畢竟她本就是一個很淡薄冷漠的人。

即便對于這蒼玄宗,她對其的感情,恐怕還沒這座與周元同住兩年的洞府來得強。

也就只有當周元在身旁的時候,她的那種冷漠方才會不自覺的減弱一些,這才讓得她感覺自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非冰冷的石頭,或者說…如遠離塵世的神邸般,世間生滅,她都毫無波動。

所以,在她看來,說謝謝的反而應該是她。

周元沖著夭夭咧嘴一笑,有些神秘的道:“我要送你一份禮物。”

夭夭一怔,清澈空靈般的美目有些疑惑的看著他。

周元輕輕一拍腰間的乾坤囊,頓時有著三個酒壇出現在了石桌上。

“酒嗎?”夭夭美目一瞧,旋即紅唇微翹的道:“我現在對酒可是很挑剔的呢,一般的酒,可別用來送我。”

周元沖著夭夭揚了揚眉,笑道:“你打開看看。”

夭夭玉手拍掉酒壇上面的泥封,挺翹的玉鼻嗅了嗅,頓時有著一股醇厚的酒香撲面而來,她美目微亮,細細品味,然后臉頰上有著極為罕見的驚喜涌現出來。

“這,這是…桃夭釀?!你做出來了?!”

當初夭夭找到了一張失傳的酒方,對其極其的喜愛,還特地取了名字,只是此酒釀制極為的不易,所需要的諸多材料也是難以找尋,沒想到如今,竟然被周元做了出來!

夭夭毫不猶豫的將青瓷碗中的酒釀倒出,然后將那桃夭釀倒出,桃夭釀略顯淡紅,清澈晶瑩。

她輕輕的抿了一口,感受著舌尖傳遞開來的美妙感覺,美目都是有些舒暢的彎成了小小的月牙,不過半晌后,她忽然睜開眸子,有些奇怪的道:“這桃夭釀中,有點特殊的味道…”

周元愣了愣,面sè有點不太自然,顯然是沒想到夭夭竟然能夠將著桃夭釀品到這種程度。

夭夭再度抿了一小口,下一刻美眸一凝,盯著周元,緩緩的道:“桃夭釀中,有一絲極淡的血味。”

周元撓了撓頭,無奈的道:“你這舌頭,也太厲害了。”

不過在夭夭漸漸嚴厲的注視下,周元只得老實的道:“是因為靈血桃,那是桃夭釀的主要材料,不過此物極其的罕見,都快要絕種了,我也是僥幸下才找到一顆種子。”

“我在后山種了它大半年。”

“用什么種的?”夭夭追問道。

周元尷尬的道:“靈血桃生長條件極為特殊,需要以人血澆灌方可生長,所以我每隔幾天會去給它喂點血。”

他瞧得夭夭的臉sè越來越難看,連忙道:“你放心吧,雖然聽起來有些惡心,不過結出來的靈血桃,只是汲取人血中的精華,還挺好看的。”

他知曉夭夭有著潔癖,還當她覺得靈血桃的誕生太過的惡心。

“笨蛋。”

然而夭夭只是怔在原地,眸子盯著周元,低聲喃喃道。

“什么?”周元沒聽清。

夭夭玉手握緊,猛的抬起明眸,眸子中竟然是有著一絲怒意,叱道:“我說你是笨蛋嗎?為了一些酒而已,你還去喂了大半年的血?!”

最近一年間,周元都是處于苦修中,每次修煉回來,皆是疲憊至極,而在這種時候,他竟然還用血去澆樹!

不知為何,夭夭心中,竟是在此時微微的有些揪心。

周元面sè尷尬,然后深吸一口氣,道:“我見你難得喜歡什么東西…我想,看見你歡喜的樣子。”

他的聲音,猶如一股無形的力量,穿透了身體,重重的撞擊在夭夭心靈最深處,一種無法形容的情緒,自心中蔓延開來。

內心深處的那種情緒,讓得她心亂如麻,有種不知所措般的感覺。

她眼眶不自覺的泛紅起來,貝齒緊咬著紅唇,微微偏過頭去。

不過此時她這般模樣,再沒了平日里那種淡泊清冷,反而充滿著少女的靈動之氣。

周元望著,心中忍不住的有些波瀾,然后他悄悄的伸出手,握住了夭夭顯得有些冰涼的玉手,笑道:“別生氣了。”

夭夭輕輕掙了一下,沒有掙脫,就任由他了,她稍稍的收斂了一些情緒,仰起光潔的俏臉,想要板起臉來,說:“以后不準再做這種傻事了,這種酒…我哪里喝得下去?”

有著月光此時的傾灑下來,落在她的身上,在那紅潤嬌嫩的唇上,流轉著淡淡的光。

這一幕,看得周元心跳加速,腦袋中似是有著什么炸開一般,于是他忍不住的一步上前,猛的低頭,然后就在夭夭那陡然睜大的美目中,印在了那嬌嫩紅唇之上。

那般觸感,宛如花瓣,冰涼而嬌柔。

夭夭第一時間光潔眉心間有著神魂之光閃爍,就要條件反射般的將周元震飛而去,不過當她的眸光在掃見桌上的桃夭釀時,心尖便是忍不住的一顫,眉心閃爍的神魂之光,在急促閃爍了一下后,竟是漸漸的弱了下來。

她的雙眸,漸漸的有些迷離。

其實周元在吻上去的那一瞬,也是在等待著被揍,不過當他在察覺到那股弱下去的神魂之力后,渾身的血液頓時沸騰起來。

此時他的目光掠過,剛好瞧見了石桌上的吞吞,此時的后者斜靠著酒壇,爪子抱著酒碗,一對獸瞳,仿佛是帶著鄙夷的看著他。

那種眼神,仿佛是看穿了周元的這些把戲。

不過周元此時才懶得理會它,那剛剛升起的一點理智,因為夭夭的妥協直接被按滅,伸出手臂,攬住了眼前女孩纖細的腰肢,使勁了力道,猶如是要將她融入懷中一般。

石亭中,一男一女,宛如忘我。

許久后,夭夭俏臉陀紅,她微微氣喘的靠在周元胸膛上,輕聲道:“周元,我也有一個禮物要送給你。”

聽到此話,周元那一瞬的眼,宛如深夜之中的狼一般,似乎是有著濃濃的綠光冒出來。

看網友對 第六百七十三章 三壇桃夭釀 的精彩評論

3 條評論

  1.  沙發# 周元 : 2018年12月13日 回復

    老子的女人,想干就干,吞吞你三番兩次壞我好事,等我晉升神府境不把你活剝了

    •  ↓1層 曦事寧人 : 2018年12月13日 回復

      似乎沒干起來

  2.  板凳# 匿名 : 2018年12月14日 回復

    這是要送翔龍木了嗎

新書推薦: 元尊
三分彩是正规国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