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元尊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炎魔之力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炎魔之力

轟!

  金sè巨掌如山岳般的鎮壓下來,周元手中雪白毫毛所化的長槍瞬間崩斷,無數雪白毫毛飄散開來,如同下雪一般。

  音爆聲響徹,周元的身影也是被那股恐怖的力量轟得倒射而退,腳掌在那青玉地板上面搽出長長的痕跡。

  “侵蝕!”

  周元心中輕喝,只見得那無數肉眼不可見的毫毛直接是順著那陸慶的呼吸中,侵入他的體內。

  “這些手段,毫無作用!”

  然而陸慶那嗡鳴的聲音響徹,只見得他體內金光涌動,所有侵入其體內的毫毛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震成粉末,最后被他一口吐了出來。

  在施展出了那所謂的“搬山金身”后,陸慶的戰斗力顯然是大漲。

  轟隆!

  陸慶見到得勢,毫不相讓,金sè身軀踏破虛空,揮舞著那金鱗輪,直接是引得虛空崩裂,狂猛攻勢如暴雨般的對著周元傾瀉而去。

  周元手中雪白毫毛迅速的涌出,化為一面巨盾,其上有源氣流動,不斷的抵御著那來自陸慶的攻勢。

  只是一人瘋狂進攻,一人防御,看起來倒是陸慶氣勢越來越強。

  這一幕落到外界無數人的眼中,便是引起一些惋惜,這周元明明都已經化解了最大的難題,結果似乎反而在與陸慶的正面戰斗中陷入了一些劣勢,不過這也算正常,畢竟那陸慶好歹是貨真價實的天陽境后期。

  天淵域這邊,眾人皆是神sè緊張,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他們都明白,今日爭斗的局面如何,就得看周元這一場了。

  “對付一個陸慶都這么麻煩…若是那般手段在我們的身上,哪還需要如此的麻煩!”白羽忍不住的道。

  只是沒人搭理他,其他人的視線,皆是死死的盯著黑sè鐵塔內。

  片刻后,秦蓮眼神忽的一動,道:“周元周身的源氣似乎是有些躁動…”

  其他人凝神觀測,果然是感覺到隨著雙方交鋒的加劇,周元體內的源氣漸漸的開始有些躁動的跡象,在其四周,甚至有著高溫涌動,引得虛空微微扭曲。

  鐺!

  金鱗輪震碎虛空,狠狠的劈斬在白盾之上,竟直接是將白盾劈裂開來。

  “給我死!”

  瞧得周元露出破綻,那陸慶眼中殺意涌動,下一瞬,手中的金鱗輪脫手而出,其上金光奔涌,隱隱間仿佛是化為一頭金鱗巨獸咆哮著對著周元噬咬而去。

  恐怖勁風席卷而來,周元也是在此時猛的抬頭。

  只見得他一對眼目,竟是在不知不覺間盡數的赤紅,而他的皮膚下,也是有著赤紅的紋路涌現出來,體內的源氣在此時迅速的變得狂暴。

  吼!

  似是有著低沉暴戾的吼聲自他喉嚨間傳出。

  赤紅的光澤猛然爆發,宛如一輪赤日,將他的身軀覆蓋。

  鐺!

  金鱗輪化為金光劈斬進入赤光之中,然而只聽得一道金鐵聲響徹,金輪便是倒飛了出去,齒輪上掛滿著赤紅而灼熱的巖漿。

  陸慶眼瞳微微一縮,他盯著那赤光彌漫處,眼神戒備。

  轟轟!

  那里忽有著低沉的腳步聲傳出來,再然后,陸慶便是面sè大變的見到,一尊約莫十丈左右的身影緩步走出,那道身影渾身流淌著赤紅的熔漿,恐怖的溫度散發出來,引得虛空都是呈現扭曲的跡象。

  暴戾而霸道的力量席卷而出。

  宛如一尊煉獄走出的炎魔。

  周元盯著陸慶那黃金所鑄般的身影,一對眼瞳看似暴戾狂躁,但那深處卻是散發著絕對的冷靜,這“煉獄大炎魔”,總算是施展了出來,此術因為只是初步修成,所以施展的時候需要一些時間的醞釀,而且還必須心懷怒氣。

  怒氣與源氣結合,方才能夠化為炎魔的暴戾之力。

  先前他任由那陸慶不斷的進攻,也只是為了積攢怒氣

罷了。

  不過現在么…也該風水輪流轉了。

  周元眼中赤光流轉,他腳掌猛的一踏,只見得熔漿自腳下如洪流般的席卷而出,轉瞬間便是涌至那陸慶前方。

  熔漿涌動間,后方周元的身影憑空消失,然后直接是從那熔漿中鉆出,熔漿之拳緊握,以最為簡單粗暴的姿態,轟向陸慶。

  那一拳轟出,虛空直接崩裂,空氣仿佛都是被盡數的焚燒。

  恐怖的力量如颶風般的咆哮而來,那陸慶不敢怠慢,黃金巨拳上金光流轉,也是傾盡全力相迎。

  轟!

  碰撞的瞬間,兩人腳下的青玉石板盡數的崩裂,赤光與金光瘋狂的碰撞,引得虛空都是被震裂出一道道的痕跡。

  不過這種僵持僅僅只是持續了數息,那赤光便是直接將金光盡數的淹沒,熔漿巨拳直接是轟在了陸慶交叉阻擋在前的雙臂之上。

  轟隆!

  陸慶眼中滿是駭然,周元這一拳,真是宛如沉寂萬載的火山噴發,要將那一切都是焚滅,那股力量之強之暴戾,竟是連他這“搬山金身”都抵御不住!

  陸慶那龐大的金身被震飛而退,步伐連連后退,踏碎地面。

  “炎魔隕石!”

  周元如炎魔般仰天長嘯,雙手猛然一撕。

  虛空中有一顆顆巖漿巨石砸落,盡數的轟在陸慶那金身之上,砸得他狼狽不堪,堅不可摧的金身上都是出現了一道道凹坑。

  場中的局面,直接是出現了逆轉。

  外界,無數道目光驚愕,顯然是沒想到局面逆轉得如此之快…

  而反觀那五大聯盟處,也是有些騷動響起,就連他們那些法域強者面sè都是yīn沉了許多。

  那歸源山主緩緩道:“不必擔心,那周元的源氣畢竟是借助外物,無法持久,陸慶尚未施展我歸源山最強的防御之術,一旦施展,足以拖成平局。”

  聽到此話,其他那些法域強者方才面sè漸緩。

  轟!

  也就是在這同一時間,戰臺之上,屢屢被壓制的陸慶也是有些支撐不住,周元的攻擊太過的兇猛,若是再這樣下去,怕是金身都會被生生的打爆。

  于是,陸慶再不敢猶豫,雙手猛然合攏:“歸源合氣罩!”

  嗡!

  只見得一圈玄妙的光罩在此時自陸慶體內蔓延出來,光罩僅有尺許左右,將他籠罩在其中,光罩上面有古老的紋路,隱約看去,似是如同龜甲之紋。

  轟轟!

  熔漿巨拳洞穿虛空而至,不過這一次,當那霸道灼熱的熔漿穿過那層光罩的時候,其上涌動的力量竟是被生生的化解了一半,而當其穿過光罩轟在陸慶金身上時,僅僅只是將其轟退了數步。

  “嗯?”

  周元赤紅的眼中光芒一閃,盯著陸慶身軀外那玄妙的光罩。

  陸慶冷笑道:“周元,別白費力氣了,我這歸源合氣罩能夠化解一切力量,再加上我金身之力,你根本就無法打敗我!”

  只是,這歸源合氣罩一旦施展出來,就連陸慶自身的攻擊也會被光罩削減,所以這玩意純粹是一個鐵烏龜殼。

  周元眉頭皺了皺,攻勢卻并沒有停止,反而如暴雨般更為兇猛的轟向陸慶。

  但也正如陸慶所說,一切的攻擊在穿過那層光罩后,都會受到削減,而被削減后的攻擊,則是無法對處于金身狀態下的他造成多大的傷害。

  “哈哈哈,周元,是不是束手無策了?!”

  “我說過,你奈何不了我的,這場爭斗,不管你如何掙扎,最終依舊是平局!”陸慶狂笑道。

  周元面沉如水,語氣淡漠的道:“你這烏龜罩的確很麻煩,但也并沒有你所說的那么強…只要有超過它所能夠承受的力量,這玩意自然會崩潰。”

  先前的試探,已是讓得他看穿了這歸源合氣罩。

  陸慶一愣,咧嘴笑道:“挺聰明的啊,可是那又如何?”

  周元淡淡的道:“那就打爆它便是了。”

  “大言不慚!”陸慶譏諷出聲,從先前的交鋒來看,周元的戰斗力雖然強橫,但也頂多只是比他強上一線,想要以強力破開歸源合氣罩,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然而周元沒有再與他廢話,他踏出一步。

  熔漿巨拳上,有雪白的毫毛席卷而出,直接是將巨拳覆蓋,宛如拳套。

  “破源。”

  漆黑的sè彩蔓延,將那雪白拳套化為神秘深邃的黑。

  “燃金血。”

  伴隨著周元的低語聲,他那十丈左右的身軀猛的一震,在其心臟間,數百滴金血燃燒起來,浩蕩恐怖的力量如洪流般的自體內肆虐開來,灌注四肢百骸。

  轟轟!

  周元立于原地,但那自其體內一波波爆發的力量,卻是引得虛空不斷的蕩漾出一圈圈的漣漪。

  陸慶見狀,眼神微凝,但卻并不懼怕,周元的力量的確驚人,可想要擊破歸源合氣罩,卻也沒那么容易!只要擋下了此次周元的搏命一擊,那么他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金血爆發,周元那身軀之上的赤紅紋路變得更為的刺眼,一對猩紅眼瞳中,仿佛是有著毀滅般暴戾醞釀。

  轟隆!

  他一腳踏出,充滿著威壓的身軀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陸慶前方,然后,一拳轟出!

  那一拳,毫無花俏,然而卻是將力量凝聚到了極致。

  嗡!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漆黑巨拳狠狠的轟在了歸源合氣罩之上,頓時有著劇烈的漣漪綻放開來。

  兩者僵持,恐怖的力量釋放出來,引得虛空在瘋狂的震蕩。

  “哈哈,周元,我說過,你破不了這光罩,你這力量,還差了點!”身處光罩內的陸慶,大笑出聲。

  外界無數人也是暗暗搖頭,真是可惜。

  “是么…”

  而面對著陸慶的狂笑,周元卻是淡淡一笑,只見得他單手結印。

  “蒼玄七術…蒼天術!”

  面前的虛空忽然波蕩,竟是有著深青sè的液體滴落下來,剛好是落在了那黑sè巨拳上,青光縈繞。

  蒼天術是蒼玄七術中唯一一道并不具備主動攻擊性的源術,但它所凝煉出來的蒼天髓,卻是能夠大大的增強源兵以及源術的力量!

  當初在蒼玄宗時,周元與楚青的那一次奪圣戰,便是領略了此術的威力。

  而在得到此術后直到現在,周元才算是第一次的將其施展出來…

  青sè的漣漪自黑sè巨拳上擴散,那一瞬間,虛空仿佛都是凝滯了一瞬,周元面無表情,一拳轟出。

  虛空似有裂紋崩裂。

  咔嚓!

  隱隱的,似乎是有著什么破碎的聲音響起。

  陸慶的眼睛在此時猛的睜大,他望著那歸源合氣罩上涌現的細微裂紋,一股驚駭之sè,自臉龐上攀爬出來。

  “怎么…可能?!”

  他那駭然的喃喃聲尚還未曾完全的落下。

  周元那拳頭上,已是有滔天熔漿洪流爆發。

  砰!

  歸源合氣罩,轟然炸裂!

  而周元的攻勢依舊不減,裹挾著那毀滅熔漿沖擊,一拳便是狠狠的轟在了陸慶那金身之上。

  轟隆隆!

  那一瞬間,熔漿席卷。

  而陸慶的金身,直接是在此時被硬生生的轟得爆碎開來…

  一道焦黑的身影自其中倒射而出,在那青玉地面上砸出了深深的痕跡,氣息湮滅,不知死活。

  塔內塔外,皆是在這一刻,寂靜無聲。

看網友對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炎魔之力 的精彩評論

3 條評論

  1.  沙發# 匿名 : 2019年11月09日 回復

    嗯,我???

  2.  板凳# 匿名 : 2019年11月09日 回復

    女性只跪舔你們李家
    做愛
    老子寧可劉家
    也不想狂草楊門女將
    沒有李劉王
    她們也許性感
    也許我勃起
    有如亞當沒有選擇
    性愛最好的你們
    老子太愛你女孫
    out

  3.  地板# 匿名 : 2019年11月09日 回復

    楊門女將可以全國一半多爺們勃起
    老子這希望能勃起你們才是宇宙第一大愛
    鬼神也是致敬
    自己看胡神彩圖友情
    劉鬼彩圖友情

新書推薦: 元尊 第一戰神
三分彩是正规国家的吗